lovebet体育

无标题文档

(报春花)那头老黄牛

2021-01-04 10:59来源:lovebet体育官网app日报社

【字体:

1956年,我12岁。

深秋九月的一天傍晚,由于要把我在东河套小树林里打下、差不多已经晾干的柴火拉回家,我和母亲到生产队向饲养员大叔借车。饲养员大叔见我们孤儿寡母的,也没用过牲口,便牵来一头老黄牛,并帮我们套上了一辆花轱辘车——它的车轮是硬杂木做成的,直径1.2米左右,宽仅有一寸多些。

那年夏季,辽河涨过大水,水漫之后,宽广平坦的河滩上没有道路,只有半尺来厚的灰黑色淤泥,经过一个多月风吹日晒,上面干成三五平方米、一大块一大块地图般的裂纹。

东河套小树林距村子四里左右。我让母亲坐在车上,我或牵着老黄牛,或坐在车辕左侧的沿板上,学着车把式,扬鞭催牛。牛车后面留下了两条窄窄的辙痕。这是河水退下后第一辆车进入河滩。

我和母亲把30多捆树枝装上车,缠绑后,再用绞杆绞紧。老黄牛不用牵,也不用赶,自个儿便沿着来时的路线闷头拉车往前走。走到一处二米多长的低洼路段时,由于已是重车,车轮陷进了有小半尺深。老黄牛用力拉车,我和母亲在后边用力推,车轮就是不往前进。天黑渐渐下来了,还好是个有月亮的晚上,我们用不着害怕,但车仍然出不来。正在我和母亲一筹莫展之时,老黄牛忽然两个前腿一弯,跪了下来。我想:这下更糟了,老黄牛来脾气,要趴在地上耍赖!

然而,让我惊讶的是,老黄牛两个膝盖着地,匍匐着拉起了车。我和母亲见状,一齐跑到后边用力,终于,车从淤泥里拉了出来。我和母亲没顾上喘口气,马上合力抬起了辕子,老黄牛很理解我们的用意,也使劲儿往起站,经过了三次,终于站了起来。它两个鼻孔呼扇着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。我抚摸老黄牛的前额,亲近它,一摸它的耳朵,发现后边湿淋淋全是汗水。

稍微休息一下,老黄牛摇摇脑袋,然后伸长脖子,微低着头,两只耳朵矗立着,奋力把装满柴火的车拉到我家门口。

刘振勋


编辑:韩涛
无标题文档